Plane

CP洁癖多年,吃药没救,不拆不逆

【爱客酒会】归去来(第四棒 岳昊X电影大锤)

写的不好,总觉得有点儿辜负很多姑娘对这对儿的期待……

如果能再磨几天就好了,无奈三次元马上要将近一周摸不了电脑爪机码字不太顺就……先发出来吧QAQ。

不过这对儿确实蛮可爱的23333写的不好大家多刷几遍吧MV捂脸奔走

【爱客】鸡尾酒大会——花式拉郎,供君品尝


归去来

1.

离家时岳昊不曾回头,脸上的表情坚毅地像是即将以一人之躯前去迎接未曾遭遇的大敌,将苍穹少主凛然之姿表现出一种相当大无畏的模样。

岳掌门当是以此子为荣。

 

若这位年仅十四的岳少主并不是因和父亲意见不合赌气拂袖而去的话,想必自家掌门将更为自己的儿子为荣。

想到这里,单雨用扇子悄无声息地掩了面,试图装作自己看不到身边的某位子控掌门化为实体的双标,和他那莫名的老怀欣慰:

儿子都会离家出走且美名其曰外出实践了,是多么值得夸奖的一件事啊。

 

2.

今天的石牛镇也是一如既往,没什么堪称新鲜的事情发生。

今天的王大锤,也是一个有责任有能力有目标的三有好妖王,为了石牛镇美好的明天而奋斗————

 

才怪好吗。

擅长面无表情内心丰富语速奇怪吐槽的牛妖王大锤每次想到这里,都忍不住再次开启吐槽模式,就这万年一个样的镇子有什么好奋斗的。

如此这般在心中念叨着的小牛妖,忍不住抬脚狠狠踢中了一块莫名碍了他这罩着整个镇子妖王法眼的石头,而那踢飞石头的举止标准灵动,值得夸赞。

前提是,看到这般动作之人不是被飞石袭击那位。

 

而徒手接了飞来石子的岳昊,以武者异于常人的视力迅速地发现了数米之外还没放下脚的,头顶牛角仿佛杂役装扮的肇事者。

忍不住皱起了眉。

只是岳昊并没有想到,这个肇事者在被事发时未曾转身逃跑,却是看到亲人一般的神色向自己冲了过来。

“刘沧浪刘沧浪!好久不见你怎么变矮了还没胡子啦!”

向来不习惯于他人亲近的岳少主,由于突然感受到一个陌生而温软的身体将自己拥入怀中,带着欣喜雀跃的情绪仿若海浪一样向自己迎面袭来,瞬间——

“咻咚”一声,傻掉了。

 

3.

“所以,你把我认成被你偷吃了食物的故人。”

在一阵兵荒马乱的错误认亲之后,岳昊终于弄明白了面前顶着牛角的小青年到底为何在抱着自己之后,哭成一团。

不像他踢了石子袭击自己,倒像是自己负了他一般。

形似故人这种事,万万没想到,岳少主并不长的人生中也终是遇上了一次,可惜哭得满脸惨痛的人,并不是哪家丢了哥哥弟弟的姑娘,却是一个自称本地妖王的,小牛妖。

“这也不是多么值得哭的事情啊。”

刚过变声期却依然很是清朗带着笑意的声线让王大锤有些茫然。

他有多久,没有听到有人跟他说话了。

 

“那个我说……”

没有多年前那样性情热烈的石牛之灵王大锤有些不可置信地瞪着面前的蓝衣少年。

“不是刘沧浪的小哥,你能看到我也能听到我说话吗?”

这终于回神的反应倒是有趣,岳昊托着下巴看向对面满脸愕然的小牛妖,异常自信。

“如果看不到的话,我在跟谁聊天。”

少年人那意气风发的神色与笑容,让王大锤数十年如一日的心情跟着变得雀跃起来,原来某个老头儿说得没错,他也是能够遇到有缘人的。

 

在石牛再次被人间大爱唤醒之前,世间便有了能看到他的有缘人。

 

4.

少年人挺直脊背舞剑时坚毅的神色,与他灵动且轻盈的剑法形成一种玄妙的氛围。这让王大锤忍不住觉得有些意料之外的好玩。

几曾何时他还只是纯粹的小妖怪时,为了弄明白到底慕容白有什么能这般吸引镇中少女,便训了机会在山中偷看守护者练习的模样,却没有被同样堪称灵动的剑法打动。

最起码,没小岳岳的动作好看嘛。

在少年人一套剑法逐步进入尾声时,小牛妖心满意足的鼓起掌,对自己比小姑娘好得多的审美充满了自信。

“说起来小岳岳,你到石牛镇是干嘛的?”

用鼓掌表达完自己的热情之后,略显殷勤的小牛妖将身边竹筒递给少年。满脸好奇地冲颇有架势的苍穹少主喊起了自认为亲近的昵称,完全不顾少年眉目之间化为实体“小岳岳是什么鬼”的纠结。

不知为何岳昊从见到这傻乎乎的小妖怪起就有种意外投缘之感,而那继承于父亲教科书级别般的双标,自然让他无视了那奇怪的昵称,极为习惯跟认识不过数日的小牛妖解释道:

“跟父亲打赌,为寻找神农玉而来。”

神农玉……听起来好耳熟啊。

小牛妖恍惚挂脸的在心里想着,某个白胡子老头似乎一本正经的跟他提到过这个东西,而那时他刚醒不久得知己身已在数百年后,满脑子的茫然还白花花一片就看到那老头满眼悲悯的提到这物什。

“我好像听说过。”

 

岳昊听到身边那人的声音充斥着恍惚感,回头映入眼的却是比话音还要神魂不定的表情。

这样的画面与小妖怪平日里活蹦乱跳的模样截然相反,顾不上这些时日陪伴自己的小牛妖说了什么,却是先举手轻拍对方的肩膀,试图让这神思不属以往的人先回过神来。

“大锤你在说什么?”

被唤回了神的牛妖摇了摇头,扬起一个傻兮兮的笑容。

“小岳岳你找到这个什么玉就要回家了吗?”

王大锤听到唯一能看到自己的人,那清朗声音愉快地扬起了尾音,坚定而充满期待的给了回答。

真好。

……有家可以回真的太好了。王大锤忍不住走神。

 

5.

老头儿,真有神农玉这东西啊。

王大锤戳着石牛镇的界碑,开始进入了无人能解的碎碎念状态,界碑坚定地屹立不动,衬着小妖怪像一个无聊自言自语的傻兮兮青年。

虽然除了岳昊没有人能看到他如此这般的傻样。

 

此刻的岳昊少主却遣了日常跟随的仆从,独自一人心怀期待的朝数百年前便存在于石牛镇的八卦阵眼走去。

未达石牛镇前,他便从熟悉此周边的向导处得知本镇这远近闻名的古迹。

相传多年前本镇有一灵石,在高僧帮助下封印过妖魔,以保得石牛镇长久太平。据说这灵石似与神农玉有关,而经过多年岁月,还存在与否就不可知了。

当时苍穹所请这名向导一脸神秘讲述完这故事后,留了句灵物现世自是需要有缘人的到来,便领了薪水愉快走人,留得听他言说的苍穹众人默然不解。

这样真真假假话语,自是难不倒岳少主,他退了身边众人选择一人前往便是去测试这天然灵宝神农玉是否与自己有缘。

 

若是有缘,自当相遇吧。

年轻的苍穹少主,始终是个自信满满的人。

只是当年代代相传守护者都无法抵抗那沾染了黑魔气的心魔,身为凡人的他又该如何应对。是个好问题。

真正的石牛镇土地看着来不及阻止的少年侠客将手伸向那附了黑魔气的玉时,忍不住想要逃避现实。

 

6.

白胡子老头并不像多年前那黑魔气假冒的土地那般平易近人,但相当善于解惑,对于醒来后与时代脱节时常陷入不知所措的王大锤——看似牛妖却无人可见的石灵来说,帮助不可谓不大。以至于王大锤在独自一人再次前往阵眼时,有种莫名的熟悉感。

仿佛多年前的某些场景再次重现一般。

只是这次的白胡子老头要可靠得多。

 

不像当年那个假冒的土地公公坑了他好几次,还有话都没说就消失慕容家祖宗。啥都不说清楚就让他去封印黑魔气,最起码,告诉这次告诉了他,他的苏醒是为了再次封印泄露的黑魔气。

最起码……他还有机会,再去看一次某个少侠。那个百年之后唯一与他有缘之人。

在怀念起与他半月相处的少年时,石牛之灵的王大锤并没有注意到自己的笑容像当年面对刘沧浪的白斩鸡一样愉快。

 

我必须救他。

在王大锤看到神色不再如之前那些日子明亮,只剩下近乎冷厉笑意的少年侠客时,脑海中再无法升起任何念头。

就像不能接受唯一对他好的小美失去自己灵魂那样。

他知道自己同样无法接受笑得像光一样灿烂的少年侠客,再也不能归来。

更何况这是他的任务。

 

即使代价是,连再次醒来的机会都……

 

心大的石灵一把撩开自己额前碎发,难得帅气得将正常情况他无力困住行动的少侠按在阵眼中心的石壁上。

“如果以后不能再见的话……”封住眼眶愈发赤红的少侠那趋于狂乱的动作后,石灵王大锤,最后听到自己的声音无比生涩。

但那即将与他融为一体的碧玉上逐渐消退黑魔气却让他有些开心。

“说不定,我能让小岳岳你跟你要找的玉有缘分呢。”

 

7.

即使是成年多年后的岳昊,也依还是会对自己有生以来第一次出门相当印象深刻(虽然本质是离家出走)。毕竟没人知道,神农玉也是此次外出被他寻到并带回了苍穹。

灵宝在被寻到后就被他获取且认了主,说出来也无法轻易令人信服。

除此之外的另一件事,比如何被神农玉认主更加萦绕在岳昊心头。

 

第一次出门遇到那喊着只与自己有缘的小牛妖,为何未与他告别就再也不相见了。

而与他随身相伴的玉翠色剔透,一副无辜不解世事傻呆呆的,石头模样。

 

 

END


评论(24)

热度(68)